Wir verwenden Cookies, um die Benutzerfreundlichkeit dieser Webseite zu erhöhen (mehr Informationen).

Traktate

Prof. Dr. Werner Gitt

达尔文尚所不知的

Heutzutage bringt man die beiden Begriffe "Evolution" und "Theorie" nicht mehr zusammen - die Entwicklung des Lebens über Milliarden von Jahren gilt als erwiesen. Dass sie es nicht ist, möchte Prof. Dr. Werner Gitt in diesem Traktat beweisen.

Anhand einiger konkreter Beispiele zeigt er die Schwächen der Theorie auf und führt auch ein allgemeines Argument an, das der unerklärlichen Herkunft der Information, um letztlich das "wissenschaftliche AUS" für die Evolutionstheorie zu erklären.

"Rechtzeitig zu Beginn des Darwinjahres 2009 erschien am 31. Dezember 2008 in der Zeitung ,DIE ZEIT' ein doppelseitiger Artikel mit der Überschrift ,Danke, Darwin!' [...] Der eigentliche Denknotstand unserer Welt ist, dass dem wirklichen Urheber aller Dinge nicht mit Leitartikeln ,Danke, Jesus!' gehuldigt wird."

Dieses Traktat eignet sich besonders gut zur Weitergabe an suchende Menschen!

10 Seiten, Best.-Nr. 124-39, Kosten- und Verteilhinweise | Eindruck einer Kontaktadresse

Kostenlos

达尔文尚所不知的

在被誉为“达尔文年”的2009年到来之际,德国《时代周报》于2008年12月31日及时刊登出一篇题为“谢谢你,达尔文!”的两页文章,此外还有四幅整版关于进化论的报道。2009年,正值这位让人感恩戴德的人物诞生200周年,也适逢其革命性巨著《物种起源》问世150周年。

德国哲学家依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曾经豪气十足地宣称:给我物质我便可以创造世界。50年后法国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拉普拉斯(Laplace ,1749-1827)对拿破仑夸口说:我的理论不需要上帝这个假设。这些科学无神论之父都想在上帝之外寻找生命的本源。达尔文得以从“自然演化”的角度来解释生命起源,让无神论者似乎找到了救星。尽管达尔文本人对于他提出的结论尚存疑虑,当下离神越来越远的世界却把他奉作庇护神,在社论中对之赞不绝口。

在达尔文的加拉巴戈斯群岛之行(1835)之前,人们对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物种不变论深信不疑。达尔文在考察中注意到当地梧桐鸟具有不同形状的喙,从而合理地推断:物种可以适应和变化。他的进一步推论,即所有生物具有共同祖先,却没有科学依据。达尔文已经认识到他的理论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因为自然界中几乎找不到物种进化的中间化石形态。不论如何,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类失去了造物主所赐的特殊地位,从此不过沦为动物界中的新贵。

进化驱动力

进化驱动力在今天包括变异、自然选择、隔离、长期性、偶然性和必然性以及死亡。所有这些因素固然存在,但是没有一个因素可以提供具有创造力的新信息。

  • 变异只能改变现有的遗传信息。如果没有脱氧核糖核酸(DNS)信息的存在,进化根本不可能开始。根据定义,变异是一种无任何目的的随机性机制,所以变异之说原则上并不能提出新的概念(如器官的创造)。
  • 自然选择优先选择生存能力较强的物种并决定其遗传因素传递的更大可能性。但是,自然选择只是对现有的物种进行筛选或淘汰,而不能改良或产生新的物种。
  • 上述其他进化因素作为创造者的可能性也被排除。

让我们从生物领域的几个例子来考证一下,下列生命现象是否是上述无目的性进化因素的产物:

有性繁殖

根据进化论学说,有性繁殖的“发明”是生物向高级进化的决定性条件。基因不断的重新组合产生很多变种,其中最适应环境的变种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得以生存。但是,生物种系发生所需的向高级进化的趋势并不能通过这个过程实现,原因如下:

1. 有性繁殖根本不能通过进化的方式开始。只有当两性生物同时具备功能成熟的器官,有性繁殖才可发生。但是根据进化的定义,进化并不具有导向性、目标性、规划性策略。既然生物没有成熟的器官根本就不可能繁殖,该器官怎么会历经几千代的进化?既然缓慢进化的可能性被排除,那么两种截然不同而且结构复杂的器官,彼此必须完全匹配,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他们还必须在同一个地方出现。

2. 对于大量有性繁殖的不同生物(如成千上万种昆虫和哺乳动物)而言,他们还必须具备相应的不同结构的生殖器,而这需要非常具体的遗传信息。即使我们假设,有性繁殖的发生纯属一次巧合,那么遗传基因的组合也不会产生根本性的可用于其它物种的新信息。此外,物种限制也不容跨越。植物和动物养殖专家经过无数次尝试后对此加以证实,因为优生优育的奶牛仍然还是奶牛,麦子也永远不会变成向日葵。按照假设,性行为相应地应该总是新的偶然“发明”,但这是不可能的!所谓的微进化(同物种内的变化)有待考证,而宏进化(跨物种的变化)则毫无根据。

红血球的杰作

在我们体内,每立方毫米(1立方毫米= 1 μl = 1微升)的血液含有500万红血球,亦即每滴血含有1.5亿红血球。他们如同高度专业化潜艇,虽然没有装高杀伤力鱼雷,但却执行与生命攸息相关的任务。

3. 在120天的生命周期中,红血球吸氧17.5万次,同时将肺部里氧化产生的二氧化碳排出体外。

4. 这些运输船如此之小,以至于能通过最细的毛细血管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

5. 我们的身体每秒产生200万新的红血球,所含的红色血红蛋白是一种惊人的错综复杂的化学合成。

胚胎发育时,已经需要红蛋白输送氧气。到第三个月,需氧量已经明显有异于胎儿阶段(从第三个月开始),故而需要不同种类的血红蛋白化学合成。分娩之前,体内所有工厂全速运行,使血红蛋白再次转变为成人血红蛋白。 这三种血红蛋白合成不能通过试验进化而来,因为其他合成大部分输氧不足,将会导致胎儿死亡。即使血红蛋白分子在胚胎发育前两阶段得以正常合成,而在第三阶段合成异常,仍然足以致命。血红蛋白的合成需要使用三种截然不同的有机设备,而且还要求这些设备能够适时转换生产。

如此复杂的设备从何而来?所有关于进化的理论在此彻底崩溃,因为按照进化论,这样复杂的设备完成进化要经过半成品的中间阶段,而在此阶段生物早已不能存活。

这种难以简化的复杂的生命现象,也适用于人体器官的免疫系统或细菌的运动器官鞭毛。同样,生物在进化到现阶段的过程中也早已不能存活。比较让人接受的观点是,这一切从起初就已完成,而且这样功能全备的设计和创造只可能出自一位充满智慧的造物主之手。

鸻的飞行

金鸻是一种美丽的鸟。这种鸟产于阿拉斯加,为了逃避那里的严冬,金鸻会迁往夏威夷。 4500公里的路程很远,需要不间断的飞行,因为途中没有岛屿可以落脚,而且金鸻也不会游泳。金鸻需要在体内储存70克脂肪作为飞行的动力能源,其中6.8克脂肪储备用于逆风飞行。为了维持三天半不间断的昼夜飞行以及精确到角分的航向,金鸻需要一台操作精准的自动驾驶仪。如果不能飞到夏威夷岛,金鸻必死无疑,因为海上前后左右无处着落。如果没有分毫不差的脂肪储备,金鸻也不能存活。

金鸻这样的设计是变异和自然选择又无法胜任的。比较合理的是假设金鸻一开始就被这样创造并配备了它所需要的一切。

进化论是一种可用的思考模式

如上述生物界的几则简例所示,我们还发现生命现象具有稳定的高度的目标性:

  • 抹香,哺乳动物科,凭借与生俱来的潜水能力,可以潜到3000米海底,而不会死于可怕的潜水病 。
  • 我们肠道内的庞大细菌群通过内置的电动马达可以前进和后退。
  • 生命大部分时候取决于器官(如心脏、肝脏、肾脏)的功能是否健全。

没有进化完的或刚开始进化的器官是无用的。达尔文主义者必须清楚进化不会将器官的未来功能作为目标。德国进化生物学家奥谢(G.Osche)言之有理:生物在特定的进化阶段不能像企业家一样因为企业转型而暂时停业。

受造物的创作所展现的才智与智慧让人叹为观止。这样,从受造物的创作来推断谁是那位开山鼻祖便再明显不过了。圣经开篇第一句经文与我们的观察正好相符:起初神创造天地 在达尔文主义的影响下兴起的圣经批判神学不认为受造物传达的信息是神的启示。但是,我们应当 ……一切所记载的(使徒行传24:14),因为 神非人必不致说谎(民数记23:19)。

信息从何而来

最有力的科学论据总是掌握在能够运用自然法排除某种程序或过程的人手中。自然法则是没有例外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判断比如永动机,也就是没有能源供给却能持续运转的机器,是不存在的。

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达尔文尚未能知的:生物细胞所含的信息量大得无法想象,其存储密度之高无有所及。所有器官的形成均受信息控制,所有生理功能的发挥也受信息控制,所有内源性物质的产生(比如人体内5万蛋白质)也受信息控制。进化论思想系统成立的前提是物质通过偶然程序可以产生信息。这是必要条件,因为个体的全部构成方案和细胞的整体复杂程序的运作均以信息为基础。

信息是一个非物质性值所以信息不具备物质属性。根据自然法则对于非物质值,特别是信息值的定义,物质根本不可能产生非物质性值。进一步说,信息只能出自于一个具有智能和意志的始创者。不言而喻,任何认为进化论合理的人如同相信“永动机”的存在,也就是相信一种严重违背自然普遍规律的现象。这样,进化论被击中致命弱点,结束了在科学界的统治地位。我在拙著《太初的信息》(„Am Anfang war die Information“,Hänssler 出版社2002 年出版,第三修订及扩充版)一书中,对此作了详细说明。

生命从何而来?

在当下沸沸扬扬的进化论调中,有人会问“生命究竟从何而来?”。对于生命如何从死里复活,进化论未作任何解释。

每一本生物书都会提到美国生物学家和化学家斯坦利·米勒(Stanley Miller,1930-2007)1953年做的“原生汤实验”。40年后,米勒坦言,当代没有一种关于生命起源的假说令人信服。他将其统统称为说八道,甚至化学性的头脑产物。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深刻地认识到:“生命只能来自生命。”只有一个人可以说我就是生命(约翰福音14:6),这个人就是耶稣。歌罗西书(1:16)如此描述他:,约翰福音一章三节进一步写到:(耶稣)造 。凡 所有关于世界或者生命起源的理论,如果不是将耶稣作为生命的来源和根本,只不过是一副空架子,必然被耶稣所立的磐石击碎。

可见,进化论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谬论之一。该理论使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信仰,堕入深渊。可惜很多人没有想到,不信的深渊将人引向的是彼岸永死的深渊(地狱)。其实,我们当代的思想危机在于我们没有以社论标题谢谢你,耶稣来尊荣那位真正的造物主。

很多人并不知道,耶稣基督为我们安排了一条美好的路。在约翰福音 (10:9)中,他说我就是(约翰福音10:9),也就是说通过他可以进入天堂。信他的人,可以获得永生。

德国联邦物理技术研究院
信息技术学院院长及教授
工程博士 Werner Gitt